1617053346528711

[摩天大楼 电影]-一座石湖,两本志书

如果说石湖在南宋之前只是一座野逸之湖和吴越争霸遗迹的话,那么,自范成大归隐石湖之后,石湖便成了吴中的一方文人渊薮,人文气息浓厚。大约到了明代,石湖一带的两大家族卢氏和莫氏,文贤者众,且怀有“不使先贤故实隐而不彰”的文化野心,纷纷效仿范成大编撰《吴郡志》的文化行为,给家乡的石湖写志。流传下来的两本志书,分别是卢襄的《石湖志略》和莫震的《石湖志》。前者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后者被收入《续修四库全书》。应该说,石湖,因这两本志书而成为一座文化之湖。

莫震,字霆威,明正统年间进士,正统辛酉(1441年)任嘉鱼知县,正统己巳(1449年)修《嘉鱼县志》三卷,后任海盐知县,升建宁通判、延平同知。62岁的他致仕返乡,“葺先世之旧庐以居,左图右书,植以竹石花卉以自娱,尝效古人耆英故事,与乡人为石湖叙情会,优游二十年。”“优游二十年”的结果之一,就是撰写《石湖志》四卷,后由其子莫旦增补。

有一次,我在一本闲书里读到他在嘉鱼知县任上的两首诗,即《竹轩》二首,写得颇有意趣。

一为:公家种竹似贫家,不许人称县令衙。为爱年年冰雪里,数竿常伴紫薇花。

二为:昔泊黄陵古庙西,诗成冒雨节间题。今年拟向林边过,人道曾同彩凤栖。

《石湖志》计有六卷。卷一是御书、图像;卷二先是总叙,然后以乡都、山水、城郭、公署、村巷、宫室、祠祀、桥梁铺排开来;卷三为园第,梵宫、神宇、坊牌、科贡;卷四为乡贤;卷五为仕宦、隐逸、孝子、列女、名僧、风俗、翰墨;卷六为土物、墓葬、杂记,且有附录,录有包括蔡羽的《石湖草堂记》、王志的《范文穆公祠堂记》、文震孟的《吞月桥疏》、唐寅的《治平寺造竹亭疏》等在内的石湖诗文。

卷一的图像颇有文献价值,尤其是石湖全景图,约略看出明代石湖的大致风貌。而莫震在总叙里开门见山写道:

石湖在苏州盘门外一十二里,上承太湖之水,下流遇行春桥以入于横塘,南北长九里,东西三四里,北属吴县灵岩乡界,南属吴江县范隅乡界,盖两县交会之间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现在所见到的《石湖志》,编录于《吴中小志丛刊》(广陵书社2004年第1版),系莫震所撰、莫旦增补。莫旦是莫震的儿子。此书之成,莫旦的增补功不可没,因为他本身就擅长志书写作,他博学多才,曾花三十余年重修《吴江县志》《吴江续志》《松陵志》等志书,这为他增补《石湖志》积累了丰富的编纂经验。

《石湖志略》,于我而言是一册得来全不费功夫的书。

2016年夏天,去溧阳玩,朋友们在打牌,我就在网上闲逛,见到一则新闻,说吴中区教育局局长给新任的中小学校长人手发放一册《石湖志略》,而且是影印本,以宣介乡邦文化。这真是一件值得点赞之事,这样的校长想必也是有文化情怀的。顺着这条线索,委托在苏州市教育局谋职的朋友,很快就有了这册《石湖志略》。

《石湖志略》作者卢襄,字师陈,自号五坞山人,嘉靖二年(1523)进士,官至兵部方司郎中。卢氏世居石湖一带,“乃述其山川古迹为《志略》,又集诸人题咏为《文略》”,且仿照《史记》之“太史公曰”之体例。全书三千余言,计有本志、流衍、诸山、古迹、灵禀、物产、灵栖、梵宇、书院及游览等十卷。读此书,看得出卢襄是怀着对家乡山水的一腔热爱之情。他条分缕析,娓娓而谈,对石湖的前世今生进行了详尽考证。

不知为什么,“集诸人题咏为《文略》”的一部分没有影印。这样也好,薄薄的小册子,适合在石湖的晚风中坐在湖边闲翻。后来,我在《苏州史志资料选辑》(2003年卷)里读到了《石湖志略》和《石湖文略》的简体版,系陈其弟先生点校——我与他虽未谋面,但知其是苏州有名的方志学家。我读过他点校的《震泽集》。这年月,坐着冷板凳花这门心思的人越来越少了。《石湖文略》从隋代严德盛的《吴郡横山顶塔铭》开始,至清代徐源的《重修行春桥记》,辑录诗文五十余篇,或诗或文,基本囊括了石湖一带重要遗迹的相关诗文,如越来溪、上方寺、石湖草堂,皆能从中赏读到古人之慨叹。说实话,读完《志略》与《文略》,我竟然对家乡雷神庙的古堡生出了考证之情。石湖之于卢襄,如同雷神庙之于我,情谊襟怀大抵相同,都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山河。

《文略》的结尾,有两段跋文引起我的注意。

一段曰:嘉庆丁丑八月借黄复翁所藏读一过并抄录一通。雨窗枚庵记。

另一段曰:是书贾人携来索直饼金,尚未给直,故不付装。吴文枚庵喜传旧志,遂借与之。还时,适近中秋,因思八月十八串月之观不远矣。复翁记。

第一段跋文里的“枚庵”,是清代藏书家吴翌风的号,他是乾嘉年间著名的藏书家,一生致力于苏州地方乡邦文献的收藏,且著有诗文三十余种。第二段里的“复翁”,也就是黄丕烈。从这两段跋文可知,此书是吴翌风从黄丕烈处借而抄之,后经李根源——一位致力于苏州史地田野考察的人复抄而存留于人世间。而黄丕烈,我恰好从一册闲书里读到一段他的简介。这位乾隆五十三年的举人,“性喜聚书,遇一善本,不惜家破购之。每获一书,必手自校准。”

一册书,也有它辗转流离的命运,这也是《石湖志略》给我的无言昭告。

,美大规模招生舞弊,阿玛尼的标志,brisk,搭桥过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