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17053346528711

[银魂505]-布拉格——流淌在岁月深处的优雅

站在布拉格城堡观景台上,回首一瞥,身后夕阳西下时的千塔之城,就像童话中的场景,突然在成人世界出现,一瞬间,回到童年。

满目高低错落的屋顶,一排排整齐多样的房体造型,以及点缀其间的教堂尖塔,都披上了金色的余晖,伏尔塔瓦河更像一条纯金的纽带飘过市区,老式的有轨电车闪着火花在古老的街道上行走,夏天的风吹过梦幻的布拉格,树叶摇动的声音是那样唯美,眨着眼睛的星空是那样深邃,一切就像童话中描写的那般神奇,生命的样子变得伟大而又平凡,仓促而又亢长。

此时,方才体会18世纪时,歌德对此城的赞语:“布拉格,世界上最美丽的宝石!”方才体会“金色布拉格”的称号。

夜色里,布拉格城堡如同一艘大船,载满了千年的历史与沧桑。它是捷克当年的要塞、皇家宫邸,也是现今总统府,占地45公顷,由著名的圣维特大教堂及星罗棋布的宫殿、古堡、画廊、喷泉组成。城堡色彩丰富,乳黄色的墙面,银白色的尖顶,铁灰色的教堂,淡绿色的钟楼;其建筑风格多样化,涵盖了罗马式、哥特式、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等各个历史时期,恰似一个建筑史博物馆。城堡里的画廊,陈列了太多的艺术巨作,一个个平时只能仰视的名字,忽然成了眼前的真实和存在,密密地在你身边织起了一个网,网住你的眼睛和你的心,在其中走上一遭,宛如经历了一次完美的朝圣之旅。

都说到布拉格,一定要到旧城广场,就像一瓶陈年老酒,置身其中,才能品味到它的浓烈与醇厚。远远望见精美的提恩大教堂塔楼,它是旧城广场醒目的路标。走进广场,巨大的查理四世雕塑,悠扬的乐声,神气的马车,各式各样的手工作坊,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还有,几百年来,日日准点报时的天文钟,周围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广场上,每个门牌都可以说出一个故事。广场与帕里斯卡大街交接处的一座公寓,是捷克名作家卡夫卡写作长篇巨著《饥饿艺术家》的地方,旁边的18世纪洛可可式的金斯基宫,里面的德文学校,卡夫卡在那里读过书。在这里,你无法也无需分辨古今,只管尽情领略它的魅力。思维却无法集中,马上又被广场边上阵阵飘香的美味吸引。那是用面团拉丝,绕于金属线上,加杏仁和白糖,在炭火里烘烤出的捷克特色甜点,香脆浓郁,是不容错过的佳肴。

不过,我更喜欢的,是设在地窖里点着蜡烛的小酒馆。陈旧的桌子上,是一排排忽明忽暗的烛光,古老的墙壁上,挂有捷克各地风景名胜的绘画,更多的是捷克名人的肖像:文学家卡夫卡、哈谢克、昆德拉,查理大学创始人查理四世……要上一杯誉满全球的比尔森啤酒,与那些陌生而又友善的面孔相对,等待多少年都没有到来的梦想,此时与你来相会。

伏尔塔瓦河上有十二座桥,最著名的,就是连接旧城与小城的,那座令我着迷的查理大桥。这桥不能通车,只可徒步,难怪行人都喜欢由此过桥,说是过桥,其实是游桥。查理大桥,因查理四世而命名,始建于1357年,桥长520米,全用灰扑扑的砂岩砌成。十七世纪以来,两侧的石栏上不断加供高达6米的圣徒雕像,共有31组之多,简直是露天的天主教雕刻大展。桥上因不走车,10米宽的桥面全成了步行道,显得宽坦多了。两边也有一些摊贩,多半是卖河上风光的绘画或照片,水准颇高。不然,就是土产的发夹胸针、项链耳环、景点模型之类的工艺品,造型也不俗气,让我们感受到,捷克人设计或制作的东西总是能震撼人心的。偶尔,也有音乐响起,或为吉他、提琴,或为爵士乐队。但因桥面空旷,水声潺潺,即使是热烈的萨克斯,也随河风散去,一曲终了,掌声零落。行人在桥上,认真赶路的很少,多半是东张西望,各行其是。这样悠闲的河上风情,令我想起“清明上河图”的景况。

站在查理大桥上,放眼两岸,看不尽哥特式的塔楼黛里含青,对照这些冷肃的塔影,满城却千门万户热闹着橙红的屋顶、橘红的外墙,那生动活泼的节奏,直追莫扎特的快板,让人顿觉情韵流畅而气象完整,难怪布拉格整座城市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

布拉格是捷克人的骄傲,幸运地未遭重大破坏。它的容貌和五百年前没有什么改变。更为可贵的是,它的优雅的气质一直没有改变。“捷克需要的不是强硬,而是教养”,说出此话的,不是别人,而是捷克的总统作家哈维尔先生。布拉格就是以这样的姿势存在的,形成了自己的独处的特色。这一种看淡世事的子民们,不喜欢过于抛头露面,冷静地生活在缤纷世界的喧嚣中,不紧不慢地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。2003年,捷克全民公决通过加入欧盟的提案,这标志着,布拉格将被更多的人了解。不过,人们都相信世界是嬗变的,但布拉格的独特气质是不会改变的。


,蚂蚁庄园捐赠多少爱心,群狼吧,男子迁坟挖出这物 专家的话惊人,提纲是什么意思